而是满脸怒气

2020-07-26 18:15

刚才说抓黄牛,我们是支持的,依法逮捕这些人。但是抓这些黄牛和医生不能加号,同时有些医院取消门诊号,我们觉得抓人是对的,可是限制大可商榷,这是想用计划经济的手段断绝这个事情,大多数政协委员觉得是不可行的。这就像外科医生讲,外科医生治个病,腹腔脓肿,不能说切开引流了就解决问题了,切开排脓引流要好几天,过几天可能就复发了,复发还可能致命,所以要进行根治性的治疗,要把病灶切掉。怎么切掉呢?所以根治号贩子现象还是要靠推动我们的改革和发展。准确一点讲,就是要依照十八届三中全会讲的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,政府也要发挥好作用。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,用政府的有形之手和市场的无形之手,把这个市场建设好,我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不要怕用市场经济的规律,现在有的好象说到市场就是洪水猛兽。

讲到号贩子,我就想到了春运的票贩子,春运的票贩子前几年很严重,但是交通部门还是做了很好的工作,利用了政府和市场的力量,他们大力发展了交通运输事业,比如民航,有很多飞机场,也有很多好飞机,还有高铁、公路,从资源上解决了供给问题,票贩子还有,但是现象大大减少。同时高铁还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名片。我期待中国要通过发展,不要有医院的票贩子了,我们多出几个好象高铁这样的名片,同时中国的医护人员有能力、有信心产生几个像高铁一样的医药界好名片。

中央不断提出对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,对于医院体系,就是2万多家医院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改革,该公立的就公立,该民营的就是民营医院,该慈善的就是慈善医院,把它分清楚,老百姓的选择就多了,医生的合理价格,他可以在不同的就医环境里可以很公正的体现了,不要说到民营医院就是诚信不好的医院,这是不对的,其实美国最好的医院都是私有医院,台湾的长庚医院是公益性的性质,比现在中国大陆的任何一家公立医院都更公益。所以我们政府要管的是为人民群众提供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,保证社会公平公正,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医疗,但是多元性的、高端的服务要开放市场,要让社会资本进入社会办医,让民营医院甚至外资进入到市场里来,把这块蛋糕做大,而不是这一块小蛋糕用计划经济来分配。所以这样才能很好的解决。

请问黄洁夫委员,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让号贩子治理又进入一轮新高潮,有的说取消医生的加号权,甚至有的医院说要取消现场挂号,您认为这些措施能否彻底打掉号贩子的生存空间?您认为怎样才能更好的解决号贩子问题?

【字幕】3月9日,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记者会上,全国政协常委、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、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回应媒体提问时表示,“号贩子”现象反映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存在严重的结构错配,没有很公正的医疗卫生环境;医院体系需要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改革。

【字幕】3月9日,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记者会上,全国政协常委、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、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回应媒体提问时表示,“号贩子”现象反映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存在严重的结构错配,没有很公正的医疗卫生环境;医院体系需要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改革。

你提到的这个问题也是这两天政协委员热议的题目。号贩子反映了一个问题,就是老百姓要看一个好医生真难,很不容易找到一个好医生。同时不是救人救命花4500块钱,而是一个门诊号花4500块钱。这反映了我们国家的医疗资源结构性矛盾严重错配,都集中在大医院,基层医院没有人去看病。这个事情的另外一方面也反映了我们政协委员的心疼,大家感到很委屈,国家规定的价格没有正确反映医生合理的劳动收入。我跟大家讲一个事情,昨天中午我们十多个政协委员坐在华北宾馆吃饭,我们十多个人中间有六个都是医学专家,大家都说他们的医院都有号贩子在炒他们的号,其中有一个神经外科医生,他的号是8000块钱,他是一分钱拿不到的,他也不知道炒到8000块钱,所以医生感到很委屈,他一天要看60到100个病人,病人花几千块钱到他这儿来,几分钟就打发了,他也感到心里很疼,患者走了不是感谢他,而是满脸怒气,花了那么多钱几分钟就打发走了,医生也感到很委屈。这就反映我们国家整个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是严重的结构错配,没有很公正的医疗卫生环境。